旅客丢失高铁票被要求补票 挑战铁路补票规则胜诉
2014-10-29 10:18:17   来源:   评论:0 点击:

沙旅客挑战补票规则胜诉旅客乘坐武广高铁时在车上遗失了火车票,出站时被铁路方要求重新全额补票。旅客为自证清白,将铁路部门告上法庭,法院一审判决相关铁路部门向旅客退还其重新补票的票款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

沙旅客挑战补票规则胜诉

旅客乘坐武广高铁时在车上遗失了火车票,出站时被铁路方要求重新全额补票。旅客为自证清白,将铁路部门告上法庭,法院一审判决相关铁路部门向旅客退还其重新补票的票款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发自湖南长沙

长沙旅客何奎在乘坐武广高铁时,火车票不慎在车上遗失,就在其出站时,铁路工作人员要求其重新全额补票,并称这是铁路部门的明文规定。在交涉无果的情况下,何奎只好在出站口又重新补了一张火车票。

为自证清白,何奎将广州铁路(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广铁集团)告上了法庭,要求其退还重新购票票款和2元手续费,并索赔1元。2014年10月19日,长沙铁路运输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要求被告向原告退还重新补票票款。

而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火车票实名制后,一些“火车票遗失不退”“火车票遗失,出站时需重新补票”等规则依旧在大行其道,这到底是铁路部门存在技术壁垒,还是在转嫁经营风险?

旅客丢失高铁票被要求补票

“我之所以打这场官司,主要也是要为自己讨个清白,我并不是一个逃票的旅客。”2014年10月21日,当接到长沙铁路运输法院的一审判决书后,何奎长长地叹了口气。

何奎缘何要和广铁集团打起了官司?这还得从几个月前他的一次补票经历说起。

来自四川省南部县的何奎从湖南师大法学院毕业后,在长沙做了一名律师。今年3月底,何奎从武汉赏樱花后,准备返回长沙。4月1日,何奎通过中国铁路客户服务中心12306网站(以下简称12306)购买了一张4月2日15时10分从武昌开往长沙的K1561次列车,之后改签为从武汉开往长沙的G1003次列车,改签后的票价为164.50元。改签成功后,何奎收到一条12306改签成功的确认邮件,其手机上也收到一条12306发来的确认购票的短信,订单号为E659442833。

4月2日,何奎拿着身份证在武汉高铁站取了票,通过正常检票程序进站上车后,他就把车票随手放进了裤兜里。

到达长沙火车南站出站时,何奎一摸口袋发现火车票不见了。“可能是在火车上往外掏东西时,不小心把火车票丢在火车上了。”

因为没有了火车票,何奎赶紧掏出手机向火车站工作人员出示12306短信和邮件信息,证明自己是买票上的车,但检票人员依旧要求何奎重新补一张从武汉到长沙的高铁票。

“检票人员说上述信息都没用,不符合铁路部门规定,取票以后必须以纸质车票为凭证才可以出站。”何奎说,出于无奈,他最后只好又花了164.50元钱重新购买了一张从武汉到长沙的高铁票,另外还支付了2元手续费。

“我有购票短信,又经历了层层检票,我并不是一名逃票的旅客,检票人员也知道这一点,但是为什么还要我补票,让我坐一趟火车支付两次车票钱?”何奎不解,既然火车票已经实行了实名制,而且又是网络购票,只要旅客购票了,铁路部门要查询旅客购票记录应该是很容易的。

“不管旅客是否真的购票了,旅客只要丢失了车票,出站时就必须重新补票,这种规定是明显为了转嫁经营风险的‘霸王条款’!”何奎对记者说。

2014年4月,何奎一纸诉状,将广铁集团起诉至长沙铁路运输法院。何奎在起诉书中要求,广铁集团退还自己重新补票的164.5元钱和2元手续费,同时要求被告象征性赔偿1元钱。

2014年4月24日,长沙铁路运输法院受理此案后,根据广铁集团的申请,法院依法追加车辆所有人武广铁路客运专线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武广铁路)为共同被告。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江蘇迎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 跨入高鐵大港時代
下一篇:车票不是运输合同唯一凭证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