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票不是运输合同唯一凭证
2014-10-29 10:20:47   来源:   评论:0 点击:

今年6月12日,长沙铁路运输法院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原被告双方就火车票遗失后,旅客是否要重新购票展开了激烈争辩。在庭审现场,何奎展示了12306发送的短信:这条短信可以证明我确实购买过当次的高...

今年6月12日,长沙铁路运输法院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原被告双方就火车票遗失后,旅客是否要重新购票展开了激烈争辩。

在庭审现场,何奎展示了12306发送的短信:“这条短信可以证明我确实购买过当次的高铁车票。”何奎表示,前往武汉高铁站乘车时,他先在电子取票机上刷身份证取了票,进入候车室时也有工作人员检票,核对了人、身份证和票是属于同一个人,入闸时又经过了电子检票程序。同时,何奎还向法院提出申请,请求法院调取他检票进站的电子记录和视频录音。

“广铁集团可以从技术上实现这个功能,但是却说没有记录,这就是一个经营的失误。”何奎认为,纸质车票是进出口检票的基本依据,但“不是唯一依据”。“买高铁票是实名制的,我丢了纸质车票,但我身份证可以证明我买过这张票,这应该是有记录的。”

但对于“短信息”这一证据,被告广铁集团提出了真实性质疑。广铁集团代理人认为,现在科技很发达,短信和邮件均可伪造和转发,内容能随意编辑。

“发送人想改成谁就可以改成谁,车票的时间和车次也能随意变更。”此外,广铁集团代理人还提到,即便何奎购买了车票,这条短信也不能排除他在列车开动前20分钟退了票的可能,“因此这条短信无法证明其购票事实”。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旅客丢失高铁票被要求补票 挑战铁路补票规则胜诉
下一篇:test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